无悔最后这一生 第一章 飞走的爱情鸟 (2/3)

功法口诀,边施术。久之,世人便以为念得是咒语。”若是勤加苦练,做到意动气行,哪还用念啥子咒语。”

“那许多书里都说,修行乃是逆天而行?”

“都是狗屁胡说。逆什么逆?逆什么天?天为何物?天又在何处?即便知晓那又为何要逆天?不过是疯子愚弄傻子罢了。”“凡人乃遵循前人或自然万物的规则,而衍伸得惯性思维,一代代重复下去。历经生,老,病,死……经过略有不同,结果倒没两样。”

老道拨开长胡子,喝拉口茶。继续说道:“无数走上修行这条路的先人,只是从中总结出规则的缺陷与不足,存世的修行功法便是完善规则的方法。还有些大智慧者,创造出一些辅助之法如;丹药,符咒,一些奇珍,异果之类。”

老道一抹袍袖,掏出块拇指大小,翠绿玉葫芦。

“此玉坠乃为师早年所得,把玩多年未得奇妙,有着定气凝神之功效,拿去吧。“谢师父!”卜佑双手接过,入手柔滑圆润。玉葫芦嘴上有根弹性的细绳,把它戴在了胸前。

此时,老道眼神飘向远方“为师有次外出游历到一处奕族居地,发现当地奕人在农闲,工余有斗跳蚤的娱事。为师好奇,驻足观看。斗蚤之人各自在琉璃罩里,放上自己养的跳蚤。一旁竖着标尺,轻敲桌面谁的跳蚤跳得高,既胜出,赢得些许钱物。便与位善言老者闲谈,兴时老者说起个关于跳蚤的趣事。”

“有闲得无聊之人发现,用小些的琉璃罩放进跳蚤,跳蚤可以跳到琉璃罩顶。几次后跳蚤便每次跳得高度比罩顶稍低,后又换个更小琉璃罩也是如此。闲者用小琉璃罩,养段时间跳蚤后拿开琉璃罩,那只跳蚤再也没有跳到琉璃罩的高度了。”

老道停下话语,没打断卜佑和大牛师兄的思绪。片刻之后二人才回过神来。

“哎!飞云观现如今没落了,青云师祖留下的《逍遥诀》里,引气入体,导气蕴脉,淬体伐髓。乃入门基础。大牛资质所限,仅停留在导气蕴脉多年,每一小阶都比常人长寿十载。

卜佑年纪虽小却悟性极高。机缘巧合下,不到十岁,就将淬体伐髓练到极致,且无比夯实。为师修为也至此,今已九十有六,此生无望踏出那步。为师不想飞云观成为那琉璃罩,明日卜佑随你师兄大牛,下山去吧!”

“师父!徒儿还小,想多尝尝您新研制出的药膳呢。”

这时大牛师兄有些扭捏的说道:“师叔!你老人家就别在叫我小名拉。自从七岁那年,跟随师父上山,师父便下山云游,已近甲子。这不都要带师弟下山游历,你老……”

“大牛,食材可准备好?

“嗯!师叔,早已备齐。”

“老道我有些日子未烹制药膳了。今日舒展下老胳膊腿,让卜佑尝尝前段时间研制出的新配方。不然以后你们都记不得老道地本事了。”

“师叔!慢点,弟子给你老搭个下手。“大牛连忙小跑跟上。

一个时辰后,石桌上就余五,六个干净空盘。

师兄弟收拾干净,换上套竹制茶具。

卜佑把桌上三个杯子倒满,双手端起杯茶递向师父。“师父!请用茶”嗯!老道接过茶一口喝下,放下杯子。

笑着对卜佑开口道:“修练上,为师已无可教。今后的路需要你自己探索,万物皆具灵性,感知自然的生发之意。高山流水之无形,政之尔虞,商之我诈,族之情谊……即便道途崎岖凶险,定当勇于向前。”

老道站起身,把手轻放在老桂树上,抬头望了望茂密的树枝“大牛以后照顾好师弟,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