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年老妖称霸兽世做女王 第1章 万年老妖也要脸 (1/2)

大漠孤烟,青天白日。

一腰系兽皮裙、上身袒露、壮硕得跟熊一样的男人坐在巨石顶上,稍作休息,就听到不远处似乎传来什么声音。乍一听,这声音来自他的头顶上方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他仰头望去。

只见一逆光白影从天而降,一时之间,看不真切那人面貌。

“兽神?”男人见天生异象,不免看得发愣。

等那影子落得近了,他才看清这‘兽神’是个长相乖巧干净的小雌性,小耳长尾,圆脸白发,秀眉紧蹙,一双轱辘圆的大眼正瞪着他,嘴里喊着,“闪开!快闪开啊!”

闻言,男人如梦初醒,才发现那雌性是朝他这里砸来,他连连后退,却还是被这雌性准头极好得砸在身上。

“砰!”

顷刻间,发出巨响。

黄烟乍起,尘土飞扬。

这块巨石生生被天上掉下的那人砸得四分五裂,碎了一地。

那白影挣扎起身,心里暗骂:该死的狗天道,竟把孤劈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此女子叫白三月,幽冥山主,一届妖王,实打实的万年妖精。一日受邀蟠桃会,偷吃了条瑶池红鲤,被雷公电母追到幽冥山,最后被一记天雷劈到此处。

确实颇为委屈,想她堂堂妖王,竟落魄如此。

白三月龇牙咧嘴地揉着屁股,略带愧疚得看向身底下被砸得不省人事的男人。

尘埃落定,灰烟散去,身下哪里还有人?本该是那男人的地方只余一只狗熊。

狗熊体型颇大,此刻歪软地躺在碎石间,大嘴微张,带血的舌头斜出口外,胸间无起伏。

妖?

白三月脸上冷得如冰,心里慌得一批。艾玛,孤这是压死个小辈?

她也是个万年老妖?光天化日,竟然砸死个晚辈,传出去还了得?她不要脸面的吗?

一脸淡定的白三月,麻利起身,随后挥掌成爪,悬在狗熊颅顶,她企图用法力抢救一下这个可怜虫。不曾想,掌心并无半点灵力聚集。她面上逐步凝固,颇感诧异地又试几次,还是没任何反应。

微风落在沙漠里,显得凛冽了几分。看着晃晃悠悠的狗熊皮毛,白三月烦躁地挠挠头,她真的法力尽失了!

无奈,白三月认命地拿块碎石挖了个大坑,拖着熊掌,将狗熊整个丢进坑中,当下填起沙来。

救不活这公熊,他就是具尸体。

而毁尸灭迹,天经地义。

白三月就是个无情的推土机,将沙盖上去后,还用后爪踩紧,最后看眼孤坟,皱成川字的眉头哄得散去,有丝诡异的愧疚涌上心头。

白三月别开脸,暗自腹诽:莫怪孤,孤也不想害你丢了性命,要怪就怪那狗天……

‘道’字未出,身后拉过一道闪电,生生将这艳阳高照的天色劈得暗沉许多,又传来震天响声。

“轰隆!”

白三月被吓得一躬身,尾巴耳朵上的白毛均数炸起。

原是青天白日,劈了个旱天雷。

此刻乌云散去,何来的雷电痕迹?

这狗天道委实小气,连心里吐槽两句都不行。都已经给她劈到了鸟不拉屎的地方了,还要用天雷吓她。

白三月往四周打量,瞧瞧这荒无人烟漫天黄沙的……

白三月木然的脸上落下两滴泪来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