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娱顶流游进了我的鱼塘 第10章 我想吻你可以么 (1/4)

男女合唱后,果然再没人起哄让郁楷继续唱歌,他的五音不全深深的震撼了在座诸人。要知道娱乐圈的人,即便不是歌手出身也可以当作歌手来使,就连说相声的潘黄河和小长春都上过知名卫视台晚会唱歌,跨界歌王比比皆是。不过郁楷的水平么,说实话,可能还远不如路人……

不受关注才好,郁楷乐得一身轻松。他跟朝露一起坐到旁边,并顺着刚刚那一曲搭讪道,“你广东话发音不错啊?”

“谢谢,”朝露谦虚倾身,“以前在香港住过。”

“你在首尔住了几个月,香港又住了多久?”

“五年吧,中学的时候。那时候学了一些日常对话,不过现在也都忘得差不多了。”

“我中学的时候也经常去香港,”郁楷试图套近乎,“我深圳人。”

朝露心虚的笑笑,这位海王弟弟难道不知道他们俩的青春期根本不处在一个时代么?他小升初的时候她估计都快大学毕业了吧。不过她是绝对不会主动自曝的,于是便也顺着他的话说道,“我外婆和两个姨妈在深圳,小时候过年都会去那边。”

“那你明年过年还会去吗?”

啊?朝露傻眼,这对话的节奏有点出乎她意料之外啊……

其实她有段时候没跟姨妈她们一起过年了,去了也只是被催婚。黄金“剩”斗士的苦,大家都懂的。不过,听说外婆近来忘性越发大了,也许是该回去看看。

“会吧,”她不太确定的回答。

“那到时候可以约出来吃饭,”他建议道,“过年老呆家里也闷得慌。”

“哦好,”她的反应仍旧慢了半拍,实在是事情的发展有点魔幻,“反正我也不会打麻将。”

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这回答的都是个啥,完全驴唇不对马嘴好嘛?

她得好好捋一捋,小鲜肉刚刚是约她吃饭来着吗?

等等,别飘别飘,人家兴许只是随口一提,毕竟现在离过年还有好一段时间。所以即便他这样说了也并不代表约她,这逻辑没错对吧。

没错没错,就是这个理。好了,现在可以冷静了,他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客气话而已。

朝露平复了一下自己刚刚差点失控的心跳,幸好这些年不算白活,她理智犹存。

唱k结束后,所有嘉宾一起坐车返回酒店。因为是电视台统一预定的住宿,所以都在同一间酒店。郁楷脑海中虽然飘过一些遐思,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好时机,便礼貌的跟众人在酒店大堂告别后乖乖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,感觉精神还不错,就去游泳池先游了个泳。他今天没什么工作安排,可以在长沙逛逛。最后享受一下都市的繁华和便利,他才好面对苦日子的开端—再过几天他就得去横店进行入组前的军训了。

郁楷下楼吃早餐的时候,时间已经比较晚了,大堂餐吧里只坐了寥寥几人。

他不在意的扫了一眼四周,刚要在一处比较隐蔽的角落坐下来,却又抬头往左侧前方看了一眼,等等、这里怎么可能有个跟他不相上下的男人?严格说起来,这名陌生男子甚至比他还更美一分,他长得像郭品超/车银优的混合体,五官比前者柔和、比后者阳刚,不多不少,刚刚好在两者之间。年龄上他似乎也处于两者之间,正值一个男人最好的年龄,既不青涩也不沧桑。

更让人咬牙切齿的是坐在这风华正茂男子对面的正是谢朝露。郁楷都不需要仔细看就已经认出她的背影和声音。两人交谈甚欢,时不时还传来一阵明摆着他们很快活的笑声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