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1994开始 第7章,闷罐车 (1/3)

虽然利华印刷厂的规模不能和大型国企比,但是作为私人企业胜在效率高。

第二天中午过,两人再次来到厂房的时候,点拨系列第一印张的样板已经做出来了。

“来,林老板,阳老板,看看效果怎么样。”见两人如约到来,胡科长热情的拿着样板递给两人。

林义拿着样板,用手指拧了拧纸张,细腻且没有毛刺,书页整齐亮白,油墨深度刚好,字迹大小、排列和原版几乎没什么区别,周边空白的切割比例也恰到好处。

要不是林义知道手里的是盗版,不然都分不出。

“觉得怎样?”见华哥左手一本正版书,右手拿着样板比对,林义悄声问他。

“我现在对你有点信心了。”阳华点点头。

“怎么样,两位老板。”站在一旁的胡科长也是个有眼色的,适时发问。

“辛苦了,胡科长,要是装订成册也保持这水准,我相信合作规模会越来越大。”

胡科长也是个看碟下菜的,昨天倒的是白开水,今天却换成了绿茶,虽然也是廉价货,但林义却感觉对方认真了几分,心里也跟着稍微踏实了些。

双方天南地北的热聊了会,感觉铺垫的差不多了,也就不在遮遮掩掩,直接着手今天的肉戏—签订合约。

不过林义在签协议时,着重强调了开学前的时间点。

路边的小餐馆,酒足饭饱后的阳华连最后一丁点凉拌猪耳朵都不放过,夹着碎末放嘴里嚼吧嚼吧后问林义,“接下来是回邵市,还是直接去特区?”

“先回去趟吧,我还没办通行证和暂住证呢,万一在南方被抓到就麻烦了。”

这年头什么证件都没办就去闯荡的人,不是没有,反而很多。

不说其他的人,眼前的华哥就是专靠着歪门邪道走天下的,但林义不想冒险。

“行,帮你忙完书店的事情,我也要出去了。”阳华点点头,对于有没有证,他其实不在乎的,在外这么多年,早有应对之策。

“又去雪区淘金?”林义想起这表哥以前的事情,心里还是挺担心的。

淘金虽然听起来是个挣钱的门路,可是这过程中的危险也让很多人毛骨悚然、望而却步。

不仅经常在边疆无人区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的,遇到特殊情况耽搁半年也是常有的事。

不说矿洞危险,也不说山中虫蛇野兽,也不谈瘟疫和其他突发疾病什么的。

关键是人心难测。不找到金子还好,找到了,连自己人都得防着,在利益面前,真真正正的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毕竟这年头,在荒郊野岭,猎枪和刀是标配,更厉害的火器也是有人携带,最怕的就是背后有人一声不吭的来几发。

当然,最危险的还是与劫金者相遇,双方一旦火拼,必有伤亡。

前几年华哥一伙去的时候三十来人,回来少了两个,还有三个现在都还没恢复如初呢。

“是也不是。”阳华看出了林义的担忧,于是说,“还记得关平么,在部队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,他退役了,这次就我们俩。”

说起“关平”这个名字,林义当然清楚,曾见过其人,给人的感觉有点冷飕飕的。后世自己在特区时听说他在香江开了家安保公司,虽然没有大富大贵,但听说日子过得还不错。

“不是升官了么,混的挺好的怎么也退役了?”林义假装迷糊,问了个感兴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