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1994开始 第2章,都是钻门缝长大的 (1/4)

“还挺犟,真不说是吧。”

刚从地里转了一圈回来的林义,把橡皮擦、圆珠笔放在八仙桌上,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对方。

真没想到,一个满身黄泥巴、嘴角粘着锅灰的七岁小子,还如此嘴硬。

毛手毛脚,被自己抓了现场还冥顽不灵。

温婉方式试过很多行不通,看来自己把对方看轻了。

“行,不说就去东娥老师那里,到时候你同学肯定也会知道,看以后谁还敢和你玩。”

林义起身就要去拉李强,做势要走。

“这是第二回。”身子被拉斜的小黑个终于开口说话了,虽然声音有点小,眼里还委屈。

“还撒谎,那祯姐说,这个暑假,你已经钻了我家门缝不下十次了。”林义重新坐下,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。

木房子就是不好啊,两块门板年代久了,和门槛接触那里,用手一推就有个好大的缝隙。

小时候,林义也爱钻,不过胆子没这么大,最多和小伙伴躲猫猫,从不敢拿别人家东西。

“我没有。”李强头摇的飞快,一口否决。

“还不承认,走,去东娥老师那里。”

“那祯姐骗人,我就进来了三回。”小黑个挤出两滴眼泪,快哭了。

“到底几次。”

“四回。”

“嗯?”林义鼻音很重。

“五回,不,六回还是七回,我记不清了。”看到林义愈发要发飙,李强赶紧一次性说完,只是每说一次,头就低一分。

听到这话,林义无语了,就随便一诈,还真没想到自己家被光顾了这么多次。

这老房子简直是千疮百孔啊。

“那你去我爷爷奶奶家多少次了。”想到一个问题,敢来自己家,那老院子不是更甚?

“没去过。”这次李强回答倒是快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骗你是小狗,以前成旺爷爷在的时候,没机会。现在死了,大伙都不敢去。”

这次林义倒是相信了。

做模做样,围着惶恐不安的李强转了几圈,林义脑子里又突然想起了一些事。

“想让我放过你么?”

小黑个如同小鸡仔般快速点点头。

“那周百货为什么总是去你家啊。”一个走街串巷的扁担贩卖商,总在李强家停留,有点不正常。

上辈子没怎么注意,重生过来,对周遭的人和事都敏感很多,所以起了疑虑。

“我妈不让我和外人说。”李强歪着头。

呀,还不能说,不会不会…嘿嘿…,林义好奇心更重了。

“说了,这都是你的。”林义指了指圆珠笔和橡皮擦。

“不骗我?”

“想挨抽是不是。”

“周百货来我们家,是想买我们家那个花瓶。”李强眯着眼睛透过门缝看了眼外边,凑过来小声说。

花瓶?

花瓶,莫不是古董?这么想,还真有可能。

李家本来是外来户,据说几十年前是杭浙那边大户。在逃往重~庆的路上遭遇了不幸,一大家子只剩几个人了。也不知怎么走的,最后来到了这里。

“多少钱?”

“周百货出三百,我妈说要一千。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