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欢 番外:yesorno (1/3)

“是1727,不是1427,你记错了。”

乔凉风看着便利贴上的手机号码:“这是人瞿宁的手机号,她说的时候你又不在现场,你怎么知道是多少?”

靳时不说话。

在感情里,大部分人都有不能控制的犯贱时候,哪怕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不可以的,可大脑偏偏一意孤行。

他听过她说很多次手机号,每一次都走开,但每一次都记住了。

“对了,说到这个。”乔凉风把便利贴给他,一本正经道,“是你那个在长沙的室友吧,我记得她的声音。”

“所以?”靳时搞不明白他的意图。

“你是主策,过场cg是你跟她洽谈的,你们又关系好。”乔凉风正严肃的表情突然又成了贱兮兮的挤眉弄眼,“你负责领她去美术组吧,我觉得她对你有意思,说不定这是你脱单的大好良机,你看,连孩子都是现成的。”

“不是所有玩笑都能开,你注意些。”靳时不悦道,“那你呢,你干嘛去?”

“……相亲。”

靳时无语了:“上一个没成?”

“没有。”乔凉风摇摇头,无所谓地耸肩,“要是十几场相亲就能解决我的终身大事,我还至于单身到现在?”

可真有自知之明。

靳时忍不住问他:“你们不是谈得挺好的吗?是那个姑娘不满意你?”

乔凉风重重地叹了口气,一副认命的样子。

“工作倒是能谈得下去,但叁观就不行了。比如……我养狗,但她不喜欢养宠物,更不喜欢把宠物当儿女养。她喜欢追星,能烧钱,但我不太赞同为明星大把大把的花钱,诸如此类,反正就是聊不来咯。”

乔凉风摁着桌子站起身来,拍了拍靳时的肩:“叁观对于爱情里的相处有多重要,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不就是因为这个分手的吗?”

他乍提起这个事情,让靳时恍惚了一下,好像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。

乔凉风看见办公室外正采集原画的瞿宁,笑了笑道:“任重而道远,命里该有的躲也躲不掉,加油哦近视眼!”

“滚。”

靳时一贯加班加到十一点。

公司已经没人了,靳时所在的楼层除了他自己的办公室灯光全灭,只留那么一寸叁分地的光亮,窗外的夜景都被映得黯然失色。

楼下的值班保安催过一次,上来看见是他,见怪不怪,照例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
靳时有些啼笑皆非,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成了工作狂,一边拉伸了下肩膀想关电脑下班。

正拿文件的时候,他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。

靳时愣了愣,一时间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他看了下手表,十一点零六分,这个点还能在公司的除了自己好像的确没有人了,靳时听着当当清脆的高跟鞋声音,脑中瞬间映出了一张没有脸的红裙子女鬼。

当然,自己吓自己这种事完全没必要,他也不是胆子小的人。

靳时停了一会儿,微怔下,靠着办公室的门看过去,正好看见站在饮水机旁边的瞿宁。女孩半张侧脸对着她,眼睛里有细碎的波澜,过目不忘。

靳时认出她的口号色号,是他曾经在她唇上勾画过的。

瞿宁朝着光亮处看过来,笑了笑:“猜到应该是你。”

“这么晚还在公司?”

瞿宁肩膀搭在办公桌之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