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欢 聊聊 (1/2)

正文结束啦。

果然又要说一堆了。

我好像每篇文写完都会这么啰嗦,没想到来了也这样。本来想改掉这个坏习惯,但好像坑品不好,很少有写完的文,干脆不改了。

来这里写的第一篇文是2019年的4月1号,那时候单纯就是想练肉,所以无大纲写了一篇古代文,因为真的一点构思都没有,为此还借了以前文的世界观,但后来人设铺的很单薄且空洞,剧情很难借此继续,我在最后收尾的时候一篇28万字连番外都写好的小说给坑掉了。

《三十欢》是在期间的脑洞产物。

那个时候我在看《廊桥遗梦》,看女神赫本的《罗马假日》,看孔刘的《他和她》,还有宋承宪的《人间中毒》,脑子里一直在想,在婚姻后遇到真爱,责任和爱情到底要选择哪边?

责任是用来压抑的,而爱情往往相反。

于是我借鉴一点点脑洞,想写一个婚姻失败的女人和一个符合她理想状态的男人,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天的故事。

这是全文的主线,围绕这个主线所产生的男女主周遭的一切都是附属品。

之前我为这个故事存稿过大约一万,一直没有发是因为给他们创造一个安静的只围绕他们的环境太困难,直到这次疫情我呆在家里超级无聊,突然想到可能这是一个能具现化的契机,所以这个故事便实化了背景。

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我可能偏离了主线,给女主设置的家庭环境弱化了我想要探讨的主题,而之间又留了太多三观上的缝隙,使得大家都觉得女主没做错,为此我问了我两个很好的闺蜜,然后统一了三观——即使被谅解,被伤害不是伤害无辜者的理由,没人有义务成为伤害的发泄口,任何情况下我都这么以为。

所以这个故事还是按照我所预想的轨道写了下去。

这篇是真正状态下的无大纲完成的小说,除了徐青雅和陈墨是预定好的角色,其他一切——包括伊柏,乔凉风和乔家人,客串的未婚妻以及他们身上所有的故事都是我边写边想出来的,写到哪里算哪里。

至此我把我想写的都写出来了。女主选择了家庭,这可能就是我想表达的?或许原因我在文里说过“为人处世遇到的问题大多都是现实和理想间的拉扯”,这也是陈星月存在的意义。

因为无大纲,靳时和瞿宁都是沾染我一部分性格的虚拟人物(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其实男主名字一开始想的是陈墨来着,但我觉得太俗了,硬生生把这个名字安在了花心丈夫身上),他们身上沾染了很多我理想化的影子。

瞿宁大概就是我希望成为的女孩子,外向性格和癖好比较偏向我,并剥离了我身上几乎一切负面性格和阴暗面(当然现实我并不讨喜),靳时定位是救赎性角色,我没有在他身上装很多故事,精神衰弱都是我现想的,所以三观和内在性格会更偏向我一些,而且老实说靳时应该是我现实里的理想型了吧,没错我就是这么个阴晴不定还想的挺美的姑娘(狗头)。

自然,最关键的是,既然都是我的思想产物,那我肯定要想些办法把他们搓圆了,正文在此结束是遵循我的初衷,那么番外我当然要he啦,所以我还是亲妈。

不过男女关系最让人心动的是确立关系前,之后就没什么可讲的了,所以番外我想谈一些别的更现实的方面。

在写这篇文期间我还有其他的脑洞,有一个关于末世的,但我觉得那一篇的故事线会拉扯得很长,所以想先存稿,改清水抽空放到晋江上去浪。

目前的主要是写不太常规的带肉小短篇,超20万的小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