笙歌 play7 (1/4)

周恒向公司请了两周的长假,带着方寧一起出国玩了。

他们去的是一个偏远的临海群岛国家,住的是一栋独栋二层的villa房型,一楼是客厅、厨房、健身房,二楼有泳池、房间、浴室。

外头还有花园和小凉亭,可以在外面烤肉等等。

这两周的食材都可以向小岛上的人订购,会有人替他们将食材送来居住处,也可以自己离开到岛上的小市集逛一逛。

方寧一看到就喜欢的不行,抱着周恒亲了好几口,刚放下行李就绕着整栋房子看了好几圈。

要不是国内地价房价太过荒唐,方寧也特别想要自己家就像这个样子。

方寧全然放松愉悦的摸样看得周恒心软的不行。

他抱臂坐在凉亭里看着方寧转了一圈又一圈,最后小姑娘又像个奶狗一样扑到自己怀里,脸上终也是和她一般无二的满足。

「你想玩几天呀宝贝儿?」周恒低声问道。

方寧茫然的抬头去和他对视,先是想着不是要玩两个礼拜吗?再又反应过来--他恐怕是又想欺负自己了。

「先、先休息两天嘛!」方寧撒娇。

带点小委屈。

结了婚之后的周恒疯了一样天天操她。

下头的软穴都操肿了。

这几天都还疼呢。

周恒低笑着揉揉方寧的头。「完蛋,不想答应你怎么办?」

「你自己问的不准反悔啦。」

「好吧。」周恒遗憾叹息,转身去房里收拾行李了。

他们这次除了带上自己的衣服,另一个行李箱里头装了什么方寧是一点都不知道的。

周恒把这个箱子打开,将几样东西拿出来之后又闔上。

手里头是一綑绳子和眼罩。

周恒这次想和方寧玩的……恐怕会有些过分。他决定过两天再和她说说这次要玩的是什么。

于是等方寧放松心情愉快地过了叁天之后,醒来就发现--自己的眼睛被矇上了。「……阿恒!」

她倒也不是特别慌,其实眼睛上的布条一扯就能扯掉了,只是看不见的感觉确实不太好,下意识就想找身边最熟悉的人。

方寧又喊了两次才等来周恒的脚步声。

他笑着捏起方寧的脸颊,让她张开了嘴之后把牙刷塞进她的嘴里,刷好牙又替她擦擦脸。

「阿恒?」

「乖宝,这几天先这样好不好,嗯?」他的语气温和,但不容拒绝,方寧委委屈屈试图撒娇。

「可是我怕……」

「不怕,我陪着你。」

方寧瘪嘴,两手交握在一起拧了半天,最后又摸索着找到周恒,一把抱住他。

看方寧这个样子,男人心软的凑上去吻她。

周恒的气息包裹着她,就好像--好像全世界就剩下他们一样。

她也只有周恒。

黑暗带来难以言喻的孤独,男人熟悉炽热的气息又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

这种矛盾的在第一天还不明显。

周恒抱着方寧吃饭睡觉上厕所,一整天过去方寧都还挺适应。

可第二天一早起来,没在身边摸到温度的方寧一下就哭了。

像个小孩子一样又委屈又无助,突然之间就吓哭了。

周恒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