笙歌 play6 (1/4)

周恒向方寧求婚的方式一点都不浪漫。

那天他们正在一间西餐厅吃饭,吃饱之后他们小声聊着天,周恒捉着她的手把玩。

一会儿之后,他就从口袋掏出一个方形黑色绒盒。

方寧看着那个盒子发愣。

周恒眉眼含笑,打开了盒子,里头是两个简单的鑽戒放在戒枕上;他勾出其中一个戒指,慢慢套到方寧的无名指上。

「……哇,你都不问问我的意见啊?」她低笑着抬起手打量那个戒指,满脸掩饰不住的欣喜。

「当然不问,你要是拒绝我我不就亏大了?」周恒戏謔回应,眼神温柔地握着她的手放在嘴边轻吻。

方寧笑着欣赏了一会儿,伸手拿起另一枚戒指套上周恒的手。「哎我还以为你会在床上跟我求婚。」

「我像是那种禽兽?」

「不是,但这样我就能把戒指套在你的肉棒上了。」

「套不进的宝贝儿。」

两人对视半晌,都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「婚礼订在两个月之后,明天陪你去试礼服。」周恒道。他喜欢将事情直接安排好--方寧也早就习惯了,点点头没有异议。

接下来的日子就是繁忙的选礼服、拍婚纱照、还有一次又一次的婚礼排练和确认。

直到婚礼正式到来那一天。

他们只邀请了特别好的亲友,场面算不上盛大,周恒选了一间非常漂亮的教堂,俩人穿着礼服站在牧师面前宣誓。

虽然两个人都没有特别的宗教信仰。但每次在电视上看到这个场面方寧总会目不转睛看很久,周恒才选了这样一种方式。

互相为对方套上婚戒的时候方寧就哭了。

哭的周恒几乎为自己晚点儿要做的事情感到心虚。

他们的婚礼要办一整天,这是周恒对方寧说的。

而事实上--这间婚礼教堂被他租借了一整天,并装上了最新的全息投影科技。下午的时候他们俩去休息,客人会继续待在教堂里用普通仪器看他们相遇至今的影片;而下午的活动会被全程录製,到晚上、客人全部离开后,会以全息方式投影在他们两个人面前。

……偶尔也玩一把公共场合play。

花费不少,不过周恒对于情事上确实从不手软。

下午休息完,重新踏入会场的方寧没注意到哪里不对。

一整天下来穿着厚重的礼服和大家敬酒,休息了整个下午都没能挥去疲倦,这让她很难在昏黄的灯光底下发觉什么不对劲。

新婚夫妇单独坐在最前方侧边面对客人们,台上有乐队表演。

大家都正专注看着乐队的方向。

方寧已经换上了一套水蓝色的贴身旗袍,身旁的周恒摩挲着酒杯,半垂着眸用另一手推落了手边的筷子。

方寧听见声音愣了一秒,看见滚到脚边的筷子,自然而然的弯下腰去--

然后就被周恒按住了。

男人压着她的头,视线却自然放在前方,胯下挺立的性器顶在方寧脸上。

方寧只微微一愣就意识到这人想要做什么。

她皱着眉摇头。

方寧极少拒绝周恒的求欢。

只是这样的情况实在太过荒唐,一天下来的疲倦让她在此刻甚至感到了些许委屈,和不得不拒绝的难受。

周恒见不得她这样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