笙歌 play5 (1/3)

方寧在做梦。

她清楚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做梦,因为拧着手一点都不疼,也因为本来躺在床上睡觉的她现在身处在一座森林当中,身旁趴着的大猫--是她的男朋友。

相信做梦的时候经常会有这种情况,明明看见某个没看过的东西,梦里的自己却莫名其妙知道这是什么。

方寧现在大概就是这个情况。

只是梦境太过真实。

她戳戳身旁的大猫。

金黄色的老虎迷糊睁眼,连眼睛也成了充满兽性的漂亮金瞳。

老虎甩了甩头,忽然停顿数秒,便猛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爪。

方寧就见老虎一连串动作下来之后,整张大猫脸都写着“我操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”的表情看向自己。

「别怕,亲爱的。」方寧面无表情,「我们只是在做梦而已。」

周恒还有些愣。

任谁突然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一隻野兽都不会太淡定。

他趴在地上,两隻爪爪垫着头,方寧看了好一会儿就直接上手擼--擼大猫大概是这世界上所有绒毛控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神奇的是这个梦境明明感受不到痛觉,手抚过毛发的触感却依然清晰。

周恒舒服的发出呼嚕呼嚕的声音,两个人就这么待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要醒来的跡象。

大猫抬起前爪,忽然间一把将方寧按倒在地。

周恒他张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,最后发出的却只有一阵低沉的咆哮;方寧没有太过意外,伸出双手抓着大猫的腮帮捏了捏。

两个人相处那么长时间,不需要说太多也能明白彼此的意思。

反正醒不过来,乾脆就--来一发吧!

大猫黑黄相间的尾巴在屁股后头甩了甩,拍打在地面发出一阵一阵沉闷声响;方寧脱了睡裙舖在草地上,躺下去看着周恒。

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一丝羞耻。

她对着一隻老虎张着腿等着牠肏干。

周恒闷闷地发出呼嚕声,厚实的前爪小心翼翼地搭在方寧腿上,一张兇恶的大猫脸凑到了私密处嗅了一会儿,伸出舌头在那处重重舔了一口。

大猫舌头上的倒刺可以自行改变软硬。

所以周恒一口舔上去,只有软软的倒刺刷过私密处的感觉,没有一点伤痕--方寧几乎是只一下就被舔出了感觉。

她伸出双手勾着自己的腿窝,大张双腿呻吟:「哈啊、好棒--老虎的舌头好大、倒刺好舒服……」

老虎又一次甩甩尾巴,低下头又舔了那处好几下。

因为方寧主动张开腿的缘故,两片花唇也微微张开,露出中间的花蒂;带着倒刺的舌头舔过去就像一把大刷子一样快速地扫过花蒂,连续的刺激轻易就让花穴出了水。

毛茸茸的大猫脸蹭着腿根,痒意加剧了快感,方寧哼哼着把自己的腿拉得更开了些,「阿恒好棒、阿恒的肉棒也来磨一磨骚穴--」

老虎继续舔了几口,享受方寧被舔舐后浑身颤抖的失魂模样,才慢吞吞踏步向前,两隻兽爪撑在方寧头部两侧,低首用脸蹭蹭她。

软呼呼的毛在脸上压着磨蹭。

像在安抚她。

方寧在他的鼻尖亲了一口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梦里--老虎的性器没有真的非常可怕。

方寧偷偷用手摸了摸,上头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