笙歌 play1 (1/2)

清晨的阳光将整间屋子晒得微暖,刚洗漱完什么也没穿的方寧坐到床边看着正熟睡的男人。

秋日的天气正好,周恒又连续加班了五天,好不容易到了假日自然是放任自己睡到自然醒--方寧看着周恒挺立 的下身,眼神乱瞟,最后还是回到那个将棉被高高顶起的东西上。

她有听过这么一个说法--太过疲倦的人反而会因为副交感神经活跃而勃起。

--这样肯定很不舒服吧。

方寧舔着唇心想。

眼神直勾勾看着那处。

没一会儿她就放弃似地叹口气,伸手去将周恒盖在身上的棉被掀开,就见周恒穿在身上的内裤已经被前端分泌的液体都打溼了。

方寧不由自主地夹紧了腿,腿间的小花穴也悄悄收缩着;嘴里发乾,她嚥着口水弯下身在周恒的性器顶端亲了一口。

淡淡地腥臊味沾上唇瓣,方寧忍不住啟唇隔着内裤含住了上头。

隔着一层布料,舌头接触不到滑润的龟头,小姑娘只含着舔了一会儿就急躁的伸手去将这层布褪下。

性器因为她的动作自内裤里弹出。靠得近了,硬挺的肉棒还打在她的脸上发出声响。

方寧抽了一口气,喘息渐乱。

她握着周恒的性器,脸颊贴在上头挨挨蹭蹭,脸颊通红表情迷濛。

要是周恒醒着,看到她的样子有很大概率会不高兴。他总是觉得方寧喜欢他的鸡巴比喜欢他更多。

--很多人大概都会有各种成癮症。咖啡成癮、汽水成癮……方寧的话,大概是对周恒的阳具成癮吧。

不过要不是这东西是周恒的,方寧也不至于这么沉醉其中。

方寧张开嘴将男人的性器纳入口中。

尺寸惊人的阳具只能勉强入了一半。

她握着剩下的部分上下捻动,舌头在窄小的口腔内抵着光滑的顶端舔,舌尖偶尔会舔到浅浅的凹陷处--这个时候男人的性器就会猛地一涨。

周恒的性器在完全勃起的时候会浮出明显的青筋。

这个时候性器上的青筋磨在嘴角,微微跳动,方寧尽可能地放松脸部肌肉,将性器含到喉头。

深喉其实不大舒服。

方寧喜欢周恒抓着自己的头发挺腰顶到深处,把她插到几乎难以呼吸的时候再放开她。可自己主动的时候总是不太喜欢这么做。

但偶尔为之也不错。

下头的花穴已经出了水。

软呼呼地一张一闔。

方寧将性器稍稍吐出来一些,侧着头含吻着茎身,上下舔舐,偶尔舔到下头的囊袋时,肉棒顶端就会滋出一点点黏腻的液体。

她一点一点将周恒的体液舔掉。

一隻手撑着自己,另一隻手已经摸到自己下方,勾着骚水去揉揉花蒂。

哼哼唧唧的声音逐渐变大。

方寧忍不住一边舔着龟头一边轻叫。

叫声特别软,还有点可怜。

她有时候都恨不得周恒有两根鸡巴。

一根肏嘴一根肏下头。

她忍了一会儿。

最后没忍住,悄悄将自己调了个头。

小花蒂蹭在男人的下巴。

刚长出来的鬍渣很刺。

这会儿刺在花蒂上却只让方寧觉得特别舒服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