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快穿)谢却荼蘼 圣僧有礼了2 (1/1)

次日,天刚蒙蒙亮,荼蘼一醒过来,就唤了婢女进来梳洗一番,一半长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,一半披散在背后,插上一支步摇,换上备好的衣裙,便优雅的出宫去了。

澜国崇尚佛教,可谓是全民皆信佛。在澜国,佛教可以说是超然的存在,隐隐有凌驾皇权之上之势。而白马寺坐落在京都西面的叁圣山顶,又有声名远播的圣僧神思坐镇,一直香火鼎盛,就算是来朝拜的人必须徒步从山脚一级一级的走上山顶,也依然阻挡不了络绎不绝人们。

马车只能行到山脚处,剩下的路必须靠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,不得坐轿。

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,神思为嘛住在这么高的山上,每次来看他都要先累个半死。荼蘼内心是崩溃的,但是想到那温润如玉的男子,大大的眼睛里还是闪过坚定的光,跟他拼了!

认命的往上爬,她和青鸾在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到了山顶,两人稍稍把气喘匀,青鸾又帮荼蘼整理了一下仪容,主仆二人就低调的进入大殿。

大殿内,只见一位身穿灰色僧袍的年轻男子高坐台上,正是有圣僧之名的神思。他一手拿着佛珠不停的捻,一边从容不迫的对着台下的人讲解佛法。他的声音清润,目光温和,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舒适,配上那如玉的脸庞,要不是头上没有青丝,真真是个绝世无双的少年郎。

神思眼见那从门外进来的女子,眸光一闪,随即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讲解佛理。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的心泛起了一丝涟漪。

荼蘼两人找了个位置跪坐好后,便摆出一副潜心听讲的样子,然后自己就看着那台上丰神俊朗的男子出了神。他长的真的好好看哦,眉目开阔,面容祥和,皮肤莹白如玉,神圣的仿佛不属于这个人间。不知道这大殿上有没有人是为了看他才来的。转头一想,自己不就是为了他来的吗。

她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年前,适逢澜国遭遇天灾,百姓死伤无数,神思率白马寺全体僧人在祭坛念经祈福,超度亡魂。那天荼蘼也跟在皇兄身边,一齐在祭坛祭天。当看到那坐在最前面的僧人时,荼蘼的心猛地一跳,他...。

之后的种种不过是顺应心之所向。她会在神思每月十五开坛论佛时,带上自己抄好的经书交给寺中僧人,添上一笔香油钱,听他讲解佛理,然后再与他在禅房中谈谈诗词书画,或偶尔手谈一局,最后踏着晚霞回宫。

很平常的相处,甚至称不上刻意,但是这仿佛是两人无言的约定一样,谁都没有承诺什么,似乎一切都看天意。

可有时,天意也有可能是因为人的心意。

神思看着台下那明显出神的人,心中叹了口气。恨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,明明已经决定终身侍奉于佛祖座下,却偏偏被她所吸引。每每内心躁动不安,他便一遍一遍诵念经文,期盼压抑妄动的禅心。可越是压抑,内心越是无法平静,仿佛饮鸩止渴一般,备受煎熬。

-->>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