孕妾薇薇 獨自分娩 (1/1)

薇薇知道她要靠自己,孤独地生下这孩子了。她想起小时候听母亲说过,生孩子前要多走走才好生。她紧咬住脣,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呻吟声从嘴里溢位”嗯呃...啊呃...”她扶着墙壁,捂着胎动不止的孕肚,在黑暗的柴房里走了一圈又一圈......

已经正午,丫鬟小红开了柴房的门锁,把一碗冷饭放到地上就走了。薇薇吃不下东西,她香汗满额,靠在窗边坐着。產痛停歇了些,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在梦里,她和少爷在房间里欢爱着,產道被填满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,她呻吟出来,只觉如在云端,只想要更深、更多......突然,一阵阵痛来袭,薇薇悠悠转醒,只见腿间有一片水跡,她知道自己破水了,孩子快出来了!薇薇整天没吃过东西了,她知道这样是没力气產下胎儿的。儘管她被產痛折磨得食慾全无,她还是忍住巨痛,逼迫自己吃完那碗冷饭。

宫口才开到五指,薇薇不知道还不是时候生,她脱下裤子,铺到那冰冷的地面上,用力着。她痛得香汗淋漓,呻吟着”好痛...啊嗯...快出来...啊呃...痛死我了呃...”她每次用力,一股股羊水就从產穴里流出,她不知道羊水流失太多,会对胎儿极为不利。

转眼已到晚上,薇薇的產穴已开到八指,这才是用力分娩的时候,但她已喊得声嘶力竭,力气全无。羊水也差不多流尽,薇薇细细地呻吟着”胎儿...好痛啊...嗯啊...”知道胎儿再不出来就可能有危险了。她下定决心,一定要生下她和

少爷的孩子。想着少爷的笑容,想着他的温柔,薇薇捂着坠到大腿根部的孕肚,颤抖着站了起来。她把上衣脱下,露出美好洁白的孕体,上面香汗淋漓,别有一番风情。

把上衣在孕肚上打了个结,她抓住结的两旁,狠狠地拉扯着,使图把孩子给挤出来。薇薇只觉孕肚痛得快要裂开,她发出一声痛呼”啊呃....”

此时,柴房的门被开啟,薇薇在昏倒前,似乎看见少爷那俊朗的脸容......

-->>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