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想型 完结+番外 理想型 完结 番外分节阅读7 (1/2)

“代驾吗?xx酒吧后门,车牌号xxxxxxx。”

或许今晚不适合,她在医院的那番“多管闲事”报应似的在脑海留下了小小后遗症,得缓两天。

早秋的季节,依旧是个大太阳天,万里无云的,九、十点钟的阳光洒落进教室,给一排排桌椅镀上活力。

青春期的少年们各个朝气蓬勃,恰有那么一缕光线投射在讲台,落在夏初槿的手指和她扣着的书页上。

“同学们,有什么额外的疑问吗?”

今天的授课部分她已经全部讲述完毕,流畅清晰,现在到了自由问答时间,附中的课程就是这样安排的,能进来的学生底子都不错,每堂课的内容会被压缩在30分钟内,之后余留的时间用来答疑,进一步提升学生的理解。

夏初槿已经胸有成竹了,教室后方的几位年长老师表情都很认可,她的教风如人一般,很稳当温和的风格,这种最容易跟学生建立双向桥梁。

几个常见的问题解答完毕,离打铃只剩三分钟。

坐在第三排的一个女生背靠着椅子,身子歪了下,脚踩在课桌下面的单杠上,单手懒洋洋举起,“老师,《雨巷》中这个被塑造出来的‘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’,是作者借着这个姑娘的形象表达自己对理想的追求,作者有什么追求呢?您介绍这篇文章的背景时好像没有提到啊。”

明明长得一副端正样貌,说话神情也是冷淡成熟那种,一看就是超同龄人的心智,偏偏刻意作出吊儿郎当的样子来,有点儿欠打。

是杨次语,三班出了名的“问题学生”,她的问题不在于学习不好或者犯校纪校规什么的,她是以为难老师出了名,没人知道为什么,似乎这是她的个人乐趣?

可这位小主的风格一向是为难固定的几位老师,都是那种名师,一般的年轻老师她“瞧不上”,不知今天怎么被夏初槿这么个实习老师赶上了,同学们看着她的眼光充满了同情。

“......”

问题是有些刁钻,夏初槿抬手将不听话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,另一手压了压书页,不见一丝慌乱,“对,杨同学的问题有些深度,我们这篇文章主要讲的是......”

“而作者本人,他当时写这首诗时的背景,国家正在白色恐怖的非常年代,大革命失败之后的那种苦愁,是当时有志向有热血的年轻人最痛苦的时期,但他在那样的迷茫与煎熬中并没有放弃自己对于理想的孜孜追求。”

“叮~”最后一句话落下,下课铃准时打响。

“杨同学,老师的解释你还满意吗?”

杨次语不吱声,有点儿吃瘪的表情,夏初槿笑了下宣布,“下课。”

学生们一阵欢呼,脱笼的小鸟般闹嚷开来。

第二次公开课圆满完成。

其实并不是像在台上侃侃而谈那么轻松简单的,还好,昨晚她在医院熬夜查的资料派上了用场,夏初槿收拾着讲台上的教案等资料,拇指摩挲过磨砂壳的笔记本,一颗心才定了下来。

教学组给她的分数,是近三年来实习老师的最高分。

夏初槿因为是实习的,没像正式老师那样被排了几个班的课,她得多跟着师傅,多琢磨教学方式,找出合适她的路子,所以学校只给她安排了三班一个班的语文教学。

下午的时候,夏初槿改完作业,于姐转悠了过来,她课多,又管着一个班的学生,再加上昨天的坠楼事件跟家长、校领导沟通着,到了这个点儿才有空出现几分钟,照看下她的小徒弟。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