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漏大师 开端 (1/2)

陆晴的周末是和盛暖月一起过的。单位里同年龄的人几乎没有,盛暖月今年考进来,陆晴这才有了玩伴。

盛暖月是个精致可爱的暖妹子,一米七二的高挑个子,瘦削脸,却有呆呆萌萌的神情,冲淡了那张精美五官带来的拒人千里之外。因为刚来不久,工位又和陆晴离得近,所以总喜欢“陆姐、陆姐”地唤她。陆晴刚当上“老兵”,所以非常喜欢这种“小奉承”。俩人一起吃饭,一起午休,偶尔还一起相约上个厕所,似乎革命友谊就这么建立起来了。

陆晴是个大咧咧的性子,她似乎总也看不到领导们对盛暖月的过分的温柔、耐心,以及眼高于顶的同事们小心的避讳与讨好。她刚出学校才没多久,也没开窍,看不出同伴那一身高级定制的衣服,那好看也实际价格唬人的首饰,她只看到对方脸上的和善与初入社会的怯意。她有一种侠女情怀,她觉得她需要把这种可怜可爱的小鸡仔护在自己身后。

直到这次周末见到了一辆布拉迪威龙来接她,陆晴第一次察觉出了她与同伴的差距,自卑让她迅速地成长,突然懂得了人情世故。

刚从名创里出来,抠搜的陆晴只买了一个水晶球,单位里卢妈的生日快到了,她一直有给单位同事准备生日礼的传统,所以这次是单位老人卢妈的时候,更不例外了。但陆晴抠搜,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大城市里,生活开销都是自己的,单位里也几乎门儿清,且也很少人有这种心意,所以大家伙儿都挺喜欢陆晴这种“重视、在意”的,即使非常廉价,但是聊胜于无。

盛暖月挑了个保温杯,杯子外貌是只幼稚的老虎,色彩红红绿绿,价格却非常唬人。陆晴一脸便秘地看着盛暖月一脸无所谓地拿着杯子付钱。盛暖月回头就看见了,被陆晴这副不“优雅”的表情逗乐了。要知道,陆晴一直以“优雅”、“知性”来作为标签设定自己的,虽然接触过的人都知道这只是只外表唬人的铁憨憨。

“陆姐,哈哈哈。”盛暖月粲然一笑,群星也为之失色的那种。她明艳的模样,引得叁两路人扭头看她。

“送个小礼物而已,不需要这么破费。”其实卢妈只是个老人,也不是领导。礼物也是看人下饭的。再者,用彩纸一包,谁还知道是什么?陆晴一路都在为盛暖月可惜。盛暖月倒不觉得有什么,她大手大脚惯了,最后还为表示不想再听陆姐唠叨,又拉着陆晴请她喝奶茶。陆晴最喜欢这种了,所以她的体重一直在标准体重上方徘徊不下。

给陆晴点了加好多好多料的奶茶,她自己却只点了一杯清茶。盛暖月对自己要求很高的,她一贯不吃这种垃圾食品。但是她又很喜欢这个玩伴,所以总是陪着她一起,但很克制地浅尝即止。

陆晴是一杯奶茶就可以奉承好的主。盛暖月看着陆晴那憨憨的傻样,一直控制不住地嘴角轻扬。

“陆姐,我哥来了。”盛暖月接完电话,一脸沮丧地说。

俩人正在h帽间,盛暖月对着镜子试得欢快。盛是那种瘦削又有料的好身材。盛暖月调了调内衣带子,一件普通的黑色紧身背心,硬是给穿出了波涛汹涌的诱惑。为了搭配合适,盛暖月目着脸,顿时镜子里的人一股冷艳诱惑的内味出来,让刚因为牛仔裤太紧,怎么也提不上去,以至想疯狂吐槽的陆晴一脸目瞪口呆。陆晴还是第一次知道盛妹妹的身材这么辣!

“牛逼!”陆晴竖起大拇指,眼睛有所指地冲着那沟点点头。直把盛暖月整得不好意思,一脸的高贵冷艳荡然无存,还满脸通红,害羞得匆忙扭头去拿其他的衣服。

盛暖月一直打扮得像个温柔的小淑女,但谁知道,其实小淑女内里有个狂野性感的灵魂呢?陆晴觉得她家里边人估计比较强势,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