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之爱 9 (1/2)

第二日,乌云遮去了太阳,天灰蒙蒙的,根栓刚进学堂,就觉得哪里不对。

同学们似乎都在偷窥他,根栓甚至觉得周围人的小声议论,也是关于他。

根栓刚一落座,一只手就落在他的肩头。

“可以啊,吴根栓。”

这只手和这声音都让他恶心。他沿着肿胖的手望去,瞥了一眼身侧的黑脸少年,他笑得时候,整个脸似乎都扭曲在了一起,让人作呕。

根栓的漠视并不能阻止对方的动作。

“吴根栓,原来你喜欢男人啊。”那只手抓紧了根栓的肩膀,声音十足的玩味。

根栓再也按捺不住,甩开了那只手,怒瞪了身侧人一眼。

那人被瞪了,竟难得忍住了,反而弯下身子,凑到根栓耳边,轻声说道:

“别生气啊,你在神父身下的时候,也这么爱生气吗?”

“你胡说什么!”根栓噌的一下站起来,怒斥道。

那人见激怒了根栓,嗓门也大了起来。

“我胡说?全班同学都知道了!昨天有同学看到你和神父在教堂亲嘴,真是臭不要脸!”

“你住嘴!”根栓的脸唰一下红了。

“我住嘴?要住嘴的是你和神父吧。”黑脸少年这话一出,全部都哄堂大笑。

根栓的脸更红了,说道:“我不准你这么说神父!”

黑脸少年非常满意根栓的反应,语气中戏谑更甚:“呦,还护起情人来啦。你不让我说,我偏要说。”

黑脸少年走近了根栓一步,轻蔑地望着根栓的眼睛,大声说道:

“你和神父两个恶心的同性恋,是永世的罪人,早晚都要下地狱。”

“神父看上去一本正经,没想到暗地里也是个畜生。”

根栓一把抓住黑脸少年的衣领,他生气地全身颤抖,一字一字地说道:

“你收回这句话。”

黑脸少年看着根栓怒不可遏的样子生出一丝害怕,但还是嘴硬说道:“就是畜生,不是畜生,怎么会喜欢姦小弟!”

积蓄已久的怒火再也克制不住,根栓一拳打向了黑脸少年。

周遭一下子安静下来,鸦雀无声。

似乎有什么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,根栓又一拳铆足了力气打了过去。

如果最开始根栓动手还是为了黑脸少年对神父的不敬,而现在的拳头已经是出于一年多来的屈辱和不甘。

黑脸少年的半边脸一下子红肿起来,然而根栓的怒意还未消退,又出了一拳,黑脸少年还未来得及还手,就被打到在地。

理智早已被情感操纵,他只想肆意发泄。

周围观看者众,却无一人出手相助。

“住手!”

神父的声音出现在门口,根栓抬起的手一下子停了半空中。

他抬起头看向神父,打人的手垂了下来,不停地颤抖。

神父疾步走到了黑脸少年身边,蹲下身来,关切地检查他的伤势。

根栓静静地站在一旁,沉默不语。

在几个同学的帮助下,神父把黑脸少年抬出了教室。

自始至终,他都没有看根栓一眼。

当天下午,早已预报了一上午的阴云终于化为滂沱的大雨。

大雨滂沱里,平时只要走大半个钟头的脚程,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