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公不作美 第五章女在上(h) (1/3)

压着她的男子却朝她望一眼,忽的翻身起来,扯落她身上的鹅黄肚兜丢在榻下,随即身子往下一窜,双手捧着她的腿搭在自己肩上高高举起,如此一来,那腿间蜜穴便向上拱起,毫无遮掩的落入两人眼中。

兰棋秀勾了勾唇,眉眼向下瞥去,轻易便瞧见了男子赤裸而火热的视线,他只朝着她看一眼,便将唇压了上去,舌尖捻着花珠弹击按捻,手更伸过来将两瓣裹着花珠的蚌肉朝两边大力的扯开,舌尖顺着小缝再度滑入甬道之中,高挺的鼻梁正好便抵着了阴核的位置,随着舌尖抽动的动作,上下磨蹭着略有些肿胀的阴核。

“嗯……啊……”她难耐的呻吟一声,拱着身子凑了上去,这次却不曾闭上眼享受,反倒是将双眸睁的大大的,直勾勾看着埋首在腿间的男子。

那男子只顾着伺候,闭着眼将被自己舔出来的淫液一股脑儿卷入口中,又吐了些口津在上头用舌面胡乱涂开,舔到后头竟然自喉咙中发出难耐的呻吟声来,舌尖的速度越来越快,直叫兰棋秀绷直了脊背,肩头抵在绣枕上,将头朝后扬去,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,她忽然急急地高吟一声,一身香汗尽湿,软在了榻上。

“如何?眼下可识得我的本事了?”

见她泄了身后软躺在榻上,一张脸上满是春潮红晕,小嘴微微张着,就连胸前的两团白嫩玉兔都随着她的动作颤抖不已,男子得意的笑了一声,伸手在自己的阳根上快速撸动几下,随即爬了上来,伏在兰棋秀身上。

兰棋秀捏着粉拳在他肩头一锤,那力度连只蚂蚁都捻不死,只听得身上男子大笑一声,双腿挤入她腿间撑开,将手探下去握住了孽根便朝她黏腻的腿根顶将上来。

“你且等等!”

兰棋秀轻呼出来,身上正盯着她的男子当即便面色不善,她却将手指在他耳后轻轻一划,将唇凑到他耳边轻轻耳语几句。

男子怔了怔,随即脸色大喜,双手搂着她的纤腰一个翻身,两人位置便掉了个儿。

“哎呀,你急什么?”

兰棋秀冷不防坐到男子腰上,笑着微嗔一句,耳边便听得男子说道:“我方才已经服侍姐姐半晌,眼下,也该姐姐尽尽心了。”

知道今日自己是将他憋的急了,兰棋秀也不再说话,微微抬了粉臀,一手撑着男子的胸前,一手握住男子阳根。

入手才觉竟然已经如此肿胀热烫,一手都难以掌握,身下男子双手扶着她的腰,见她眉峰一蹙,颇为得意的说道:“如何,前段日子我从外邦寻了些药来养着这东西,憋得时辰越长,它便越是硬热。”

兰棋秀看他一眼,轻笑一声,伸手到自己双腿间,扯了一瓣蚌肉往一旁用力一扯,挺着腰便往下坐。

她不过是不愿在他面前落了下风,才会如此孟浪冲动。

如今小穴儿才堪堪挤入一个龟头,便觉那小小的洞口已经被绷紧,余下更粗壮的棒身竟再难挤入。

“啊……竟比方才,要大许多了……”

她忍不住叫出声来,卡在穴口的龟头感受到小穴里头正拼命蠕动的魅肉,竟在瞬间又涨大了几分。

躺在身下的男子再也维持不住面上的得意 ,拧眉粗喘着,握着兰棋秀腰身的大掌猛地收紧,下身朝上挺起。

咕叽一声,穴内的淫液本就正顺着肉棒正滴落下来,被他挺着腰腰一送,龟头破开被撑到极致的穴肉便拱了进去,一时间大半阳根已经捅入,只剩下连接着卵蛋的一小截仍露在外头,粗壮的阳根上青筋暴起,随着插入的动作一跳一跳,如活了般。

“啊!你慢些啊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