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魂画手 第五章 第24个人 (1/3)

和老头聊了几句,送别老头后,高凡刚又描了几笔,就看几个警察走了过来,从他面前经过。

联想到展馆外的警车,高凡脑子里掠过一个‘是不是出事了’的猜测。

果然,没过几分钟。

就有展馆人员站在展厅中央,对所有人宣布本次百年艺术成就展提前闭馆结束。

“是今天提前结束?”有人问。

“不,正式结束了。”展馆工作人员回答,“感谢各位的莅临鉴赏,请观注本展馆公众号,近期我们还将举办各种艺术展,敬请期待。”

哦……

大家都挺失望的。

当然,本来展览就临近结束,只提前一天,这失望情绪也不严重。

“听说了么?出事了。”

高凡正在整理画架的时候,两个同学从他身边走过,窃窃私语。

“我刚才听有个保安说,是他同事失踪了,警察调了监控发现就在展馆内出事的,似乎还是命案,所以才提前闭馆。”

高凡听在耳中,环顾了一下展馆,由于是个艺术展,所以保安数量不多,平常只有五个,每个高凡都认得,毕竟是美术生,习惯于观察身边人的长相。

今天的保安,果然只有四个,少的那个,高凡也有印象,高凡以为他请假呢,结果是……失踪?

保安也是个高危职业啊,高凡想着,也没太在意。

他一边收画架,一边有点不舍得望着这幅《地狱之门》。

以后再能见着这种能降san值的正常向油画作品,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了。

他临摹完成的那五十幅小画,和手头这一幅未完成的全景,充其量也只达到了原作百分二十的水平,完全没有降低san值的效果。

挂着76的理智值,高凡盯着这幅《地狱之门》,忽然涌起了‘要不我抢了就跑’的念头,但很快就把这个念头熄灭在萌芽状态,开玩笑,现在可是法制社会。

最后再看一眼吧……

高凡死盯着这幅不知道谁人所绘的杰作,目光宛如审视赤裸的绝色美女一般,一寸一寸扫视过去,这副中西结合的大师之作,他可以说无比熟悉,但很快,一个细节让他揉了揉眼睛。

嗯?

我眼花了?

高凡眨眨眼睛再看。

一、二、三……二十三……二十四?!

《地狱之门》画面中,暗色红天空下,赭青色悬崖上,那些马上就要掉落无底深渊的人类,应该只有二十三个,此刻高凡却数出了第二十四人!

这不可能!

高凡再数了一次。

但那第二十四个人,明明白白、真真切切得爬在悬崖最高处——高凡为二十三个坠崖者都描过小画,所以很清楚每个人所在位置,也很容易分辨出,第二十四个人的所在。

第二十四个人,似乎是最后掉落悬崖的,所以他的位置,距离悬崖上端,也就只有三四个人高度,可悬崖无比光滑,赭青色画出一种镔铁般光滑的质感,根本无从攀爬。

而第二十四个人仰头向天,他脸上的绝望,仿佛要从大张的口中喷薄欲出。

高凡盯着那第二十四个人的脸,下意识得在写生本上,画出其肖像,简单几笔,就勾勒出来一张具有北方特质的脸,颧骨较高,粗眉大眼。

瞧着有点眼熟啊……

似乎就是那个失踪的保安? 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