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悔最后这一生 第一章 飞走的爱情鸟 (1/3)

荆山瀑布旁,长条青石上。白衣清秀少年弯腰低头,两手扒拉着溪水,冲洗那张花脸。

站起身甩了甩双手:“猴子,馒头,”回家吃饭了!不然晚上回去要饿肚子了。”

回应白衣少年的是“啪,啪,”两声水响。

白衣少年迅速跳下青石,刚好躲过“猴子,”“馒头,”用手拍过来地溪水。一脚踢向水面,回首反击。

怎料一脚踩空,往瀑布下悬崖滚去。姿势潇洒得后空翻,成为卜佑在这个世界生活十六年的谢幕礼。

痛!痛!那呀,哪滴都痛。

到处都是黑黢黢的?

抬手揉下……

我手呢?还有脚呢?此刻卜佑想疯!

约莫盏茶功夫,不对?应该是一个星期代数课,连在一起上的功夫,可能是一个月滴!

这时眼前出现了丝光亮。

定睛看去,亮光随着卜佑的努力而变大。一张白胡子大脸占据了卜佑的视线。

“哎呀!老头,没事吓人,好玩吗?”

一句话用完所有力气,卜佑疼得是撕牙咧嘴。

白胡子老头双眼瞪得更大,用手背放在卜佑额头上摸了下。

然后左手抓起卜佑的手,右手两指搭腕。晃了晃脑袋,点了点头。

“脉象无碍,昏迷三日,应是脑子受了震荡,连为师都记不得。嗯!大牛,药不能断,兴许几日后便能恢复。”

“师叔,那些药是活血补气……”

“嗯!补补没坏处。”

又换张山羊胡子脸盯着卜佑。

“师弟,吃药吧!师叔说没坏处的。”

木勺放进卜佑嘴边,黏糊糊,苦得让卜佑忘记了疼。

接着一勺,接着又一勺……

窗外天光暗下来,一股尿意让卜佑从迷糊中清醒。

右手慢慢顺着腹部,艰难得往下摸。

往左摸。

再往右摸。

“苍天啊!大地啊!我的爱情鸟去哪了|?

脑袋一紧,无数不属于卜佑的记忆信息,差点没把卜佑脑袋涨开。

半晌后,气息平复,原来躺着得这具身体,名字与自己一样,三岁那年被师父带上道观,十岁淬体伐髓,平日顽皮。三天前在瀑布旁不小心掉下悬崖……

等等!淬体伐髓?

卜佑兴奋起来。大难不死,还来到可以修真的世界赚了,这是赚大发拉!穷齐哪些什么滴大导演,在梦里也整不了这出戏。

终于卜佑的手,摸到个小螺丝丁。

唿!长舒一口气。

不就三五年,我的爱情鸟就会回来。

房门响起,大牛师兄拿着个铜壶进来。

看到卜佑手的姿势说道:“我就知道师弟会尿急,看!还是师兄疼你吧。”

说完用铜壶对准好小螺丝。片刻后听到久违的声音,身上抖拉个激灵。

一晃过去月余,卜佑逐渐开始适应。

大殿旁老桂树下,望着坐在石桌对面的老道:“师父!世人传看的故事书里,得道高人飞天遁地,倒海翻江,咒语一念妖魔鬼怪不死既束手就擒。你老现在也没教授弟子咒语什么滴?”

“哈!哈!哈!那都是世人为生计杜撰。一些略懂皮毛的江湖术士,修为粗浅,边念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