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来如不来 第二章 雨夜血屠 (1/3)

雷声噼里啪啦不绝于耳,大雨,将阿来浇的通透,阿来却感觉心中无比的畅快,终于就要解脱了吧,带着一身的罪恶与耻辱,离开这世间,离开前,就让这大雨先彻底的冲刷冲刷吧。

“咔...嚓...”,又一道惊天响雷,阿来迎着雨,眯着眼,看着那一道道刺破天际的雷霆,不由地又想起来那个一直流传着的传说,传说仙人成仙前皆须渡劫,而那劫就是被雷劈,这么说来,就算能成仙的,也没有一个好人吧,好人,是不会遭雷劈的。

嘴角挂着冷笑,胡思乱想间,阿来就挪到了夏老爷的寝房前,夏府最正中最大的寝房,阿来闭着眼睛都能摸到的地方,立定在房门前,鼾声混着雷声、雨声,交织成一曲催命奏,阿来将尖刀插入门缝,一点一点的将房栓拨开,此前无数次的练习,此刻尖刀犹如延展出的手指,房门吱呀应声而开,不及鼾声的这点动静不会触动任何人的神经,阿来挪到了床前,尖刀挑开寝被后高高举起,眼睛未眨一下的,便刺入了夏老爷的心脏,刀锋及体的疼痛,终于刺激的夏老爷瞪圆了双眼,喉咙里呜呜隆隆,抽动的神经使得夏老爷头微微翘了一下,随即鲜血从口中涌出,迷茫与不解的瞪着阿来,气绝而亡。阿来伸手将夏老爷双目拂闭,“哎,死不瞑目吗?死不瞑目也闭上眼吧,自从你将我带回来的那一天便注定了此刻!”

转身,关门,阿来朝着夏老爷隔壁的房间走去,那是夏家大少爷的寝室,阿来踱到了床前,撩开了寝被,两条躯体赤裸裸的相拥着睡得正香,借着雷光,阿来方才看清,躺在大少爷怀中的,正是二小姐的丫鬟小玉,阿来暗觉好笑,阎王让你三更死,不会留人到五更,既然你着急上路,那就第三个送你走吧。手起,刀落,两声闷呼,同样拂阖上大少爷的双目,“怨就怨你把我变成了个跛子吧,劝你来世,好生为人,切莫再行为恶了。”

闻着脸间的血腥,看着鲜血染红的手,阿来只觉得有些刺目,刺的脑袋发晕。

甩了甩头,阿来便朝着夏管家的寝房挪去,那是下人区最大的房子,一刀刺入心脏,一刀割下舌头,一刀将右手剁下,两刀将脚筋挑断,“混蛋,做鬼也让你做个废鬼,哑鬼,这样到了阴间,你再去骂人啊,再去打人啊,混蛋!”

阿来觉得畅快极了,胸间常压着块大石的感觉没有了,仿若十八年的闷气一涌而出,舒服的阿来想仰天长啸,但阿来知道,还不到仰天长啸的时候,事情还没做完,还要继续......

一刀一个,杀戮继续在雨夜上演,苍天伴奏着雷雨声的立体交响乐章,闪电配着霹雳灯光,阿来眼睛越来越红,喘气越来越粗重,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杀一人为罪,屠百人为雄,戮万人为王,灭万万人,成仙成佛,杀,杀,杀......

“哈哈哈...”

“这是二毛,记得二毛前日说过,家中有个老父亲,早巳失明,全指着自己每月的佣钱照料养活...”

“这是大壮,都知道大壮有个儿子,生来就是个痴子...”

“这是阿牛,阿牛穷的没有媳妇,捡了个城外来的流浪女,和自己一样,也是个瘸子...”

......

“你们这些人,本也全是些穷苦不幸之人,却为何还要欺辱于我,为何?”

人,越杀越多,皆是一刀入胸,鲜血巳溅的是满面满身,血水自发间,衣衫上滴落,手心越来越粘,口中喷血的一张张脸孔不间断的浮现在脑间......

“阿来,你把我杀了,我的老父亲可怎么办?”

“阿来,杀了我,我那傻儿子得饿死!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