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002 直接解除婚约 (1/2)

韩父在医院门口和她们分开,韩母带着韩行矜回韩家。

韩行矜靠着车门,一路都看着窗外,思考着自己怎么才能尽快下线,可是她这样的姿态,在韩母眼里就变成了拒绝沟通。

早高峰刚过,一路畅通,没一会就回到了韩家。

韩母拉着韩行矜,看着她吃完了一碗软糯鲜香的猪肝粥才放她回房间。

韩行矜凭着原主的记忆回到房间,粉粉嫩嫩的,满满的少女感,韩行矜没空打量房间,直奔卫生间,看着镜子里的少女,她觉得头又疼了。

这个身材,在同龄人中,客气点算微胖了,难怪衣帽间的衣柜里全是宽宽松松的黑衣服,这个年龄的女孩子,大概已经开始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很敏感了。

只是,敏感也不是这么个敏感法,这是把脸当调色盘了吗?还是把眼影盘里的所有颜色都往脸上招呼了?突然有点佩服韩家父母和两个佣人了,能那么长时间面不改色地面对她这张脸。

拿起洗漱台上的卸妆水,没一会,旁边就推了好几张各种颜色的卸妆棉,又低头洗了好几次脸,终于清爽了,韩行矜也终于看到了“自己”本来的面目。

看着镜子里粉黛未施却明媚动人的少女,她实在想不通,明明朱唇皓齿、从眉毛到下巴无一不精致,为什么要用那么厚的一层浓妆遮住。

大概也因为长期用的化妆品都是并不适合自己的,加上大浓妆,皮肤算不上多好,不少痘痘和闭口,这些都不是大问题,只要五官不差,人就丑不了。

至于头发,那就不评价了,一头酒红色的爆炸头,看起来像是在脑袋上团了一个鸟窝,现在的小朋友审美都这样?是她跟不上年轻人了。

不过,年轻了十岁,17岁,真好。

洗漱好,吹好头发之后,韩行矜满意了,那一头爆炸头原来是一次性的呀,洗完了酒红色的头发柔顺地垂下来,韩行矜醒来到现在,总算发生了点能让她开怀一点的事了。

摸着脖子上挂的沉香木镶雪玉的一对玉璜,韩行矜突然就不慌了。

折腾了一早上,这幅失血过多的身体有点撑不住了,韩行矜躺在松软的鸭绒被里很快就睡着了。

“小姐,小姐,快醒醒,家里来人了,夫人让你下去。”韩行矜是被家里佣人叫醒的。

迷迷糊糊的韩行矜并没有留意到佣人眼里的惊艳。

睡眼惺忪地愣怔了半天,才醒过神来,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,家里来客人让自己下去,她极力回忆剧情。

得,不是什么好事,,韩乔薇通过新闻得知假千金韩行矜自杀,便主动到韩家来探望,遇上了同样来探望的李家母子,和韩行矜未婚夫李彦思一见钟情。

但是韩行矜不仅对韩乔薇出言不逊、还大打出手,至于未婚夫李彦思,韩行矜自然是死缠烂打不肯放手,阻碍有情人在一起,并且收获了一句渣男语录,“你失去的只是爱情,微微失去的可是需要用一生去治愈的年少时光啊。”

果然,主角的幸福都是相似的,配角的作死程度各不相同。

韩行矜让佣人先下去,自己稍微整理了一下才下楼。

楼下已经有说话声了,韩行矜走到楼梯拐角的地方,无意间瞟看墙上一幅油画,莫名很想停下来看一看。

这一停,还真就让她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。

“婉清,不是我说你,这亲生孩子找回来了,冒牌货就该送得远远的。”

“鉴定结果还没拿到了,也不好说,再说了,小矜是我养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